。聊天室功能介紹。

           人界,一條不知名的溪流旁。

《水護靈界日記》(二):妹妹

   

       人界,一條不知名的溪流旁。

       黑白狼逍月無力趴在水邊,眼睛似乎盯著水中自己的倒影,精神卻全力用於調整自己的狀態。由於開天鎖的封印破損,浩瀚的混沌之氣不斷的從逍月左前腳的封印漏洞中湧出,為了避免混沌之氣影響現世,使末日提早到來,逍月不斷消耗心神,將溢出的混沌之氣轉化成現世能夠承受的五行精氣。不過,由於每次的轉化幾乎就是一次小型的開天闢地,再加上方才大戰的消耗,縱是逍月也感到心力交瘁,幾乎油盡燈枯。

       而且,失去狐影的痛讓他完全無法振作。

       但是,他不能停。他不能用自己造成的錯誤,來懲罰眾生。就算賠上自己這一條命也一樣。

       「你在這裡幹什麼啊?」一個爽朗的女聲突然從逍月背後響起。

       逍月一驚,精神過度集中損耗使得他沒有發現有生物朝他靠近。而因為身體過於疲憊,他只能勉力抬起頭往後看去。然後,他看到了自己。雖然,好像小了一點?

       逍月楞了愣,眨了眨眼。是因為剛剛眼睛一直盯著水中的倒影,所以產生了錯覺?

       「你怎麼了嗎?」『自己』在逍月眼前揮舞前爪,讓逍月回神。這時逍月才仔細觀起起自……不,眼前這隻狼。

       那是一隻毛色分佈與逍月一樣上黑下白的母狼,體型相對小了一些,約莫差了一顆頭,脖子上綁了條紅色的領巾,鮮紅的三角形披在背後而結隨意繫在胸前。狼的額頭上有一環明黃色的印記,仿若日蝕時透出的日冕,雙眼則是深沈的紫色,混沌不明,像是會讓眼中一切陷落進去的樣子。不過,最引狼注意的是他身後那條毛絨蓬鬆,跟身體一樣長的巨大尾巴。

       「嗯,仔細看看還是有些地方不一樣的嘛。」這是逍月第一個想法,不過好像有點搞錯重點。

       「喂!我再問你話呢!」那隻狼見逍月盯著自己發呆,提高聲量道。

       「抱歉。」發現自己不小心恍神了,逍月只好道歉。不過他接著詢問道:「請問,你是?」

       「我叫狼尾!」狼尾似乎很滿意自己終於被注意到了,語調歡快:「你是誰?你在這邊幹什麼啊?」

       「我是逍月。」逍月不帶感情的回答:「我在這裡,呃……看水。對,看水。」

       倒也不是逍月對於眼前這隻狼有所防備,所以不說真相。而是,對一隻第一次見面的狼解釋事實對逍月來說太麻煩了。況且,在與狼尾對話的時候,他還要繼續分出心力分解溢出的混沌之氣。

       「看水?」狼尾疑惑道,但隨即開心起來:「看水好玩嗎?我也要看!」

       說完,就馬上衝到溪流旁盯著自己的倒影。

       一秒過後。

       「不好玩。」狼尾抱怨。

       「確實。」逍月點頭。

       「哈哈哈哈哈哈哈!」狼尾突然大笑:「你好有趣喔!」

       有趣嗎?或許以前是吧。但是失去狐影的逍月,現在心底一點正面的情緒都產生不了。但是他還是勉強自己彎起嘴角:「是嗎?」

       「耶!你笑了欸!」狼尾突然驚呼:「笑了之後仔細看看,逍月你跟我長得好像喔!」

       你現在才發現嗎?逍月在心裡默默吐槽。

       「嗯…..」狼尾突然很認真在思考些什麼,隨即靈光一閃:「對了!我們會不會是那個啥?」

       「什麼?」逍月疑惑。

       「失散多年的兄妹!」

       「呃,我想應該不是。」逍月正經回答:「雖然我們某種程度上都算種妖怪啦,但我們的本體相差的也太多,不可能有血緣關係。」

       「一定要有血緣關係才能當兄妹嗎?」狼尾歪頭。

       聽到這句話,逍月走神了一瞬間。他想起了那隻整天圍著他「哥哥、哥哥」叫的狐狸。

       「確實不用呢。」逍月看著遠方,緩緩答道。倒也不是這樣就接受了兄妹的說法,而是如果否定就是對自己、對狐影的否定。

       「那就這樣決定了!」狼尾右爪朝左爪一拍:「今後你就是哥哥了!」

       逍月眼珠子轉了轉,不知在想什麼,然後盯著幾乎與自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狼尾。誰知道呢?世界那麼大,或許陶鳥笛的哥哥真的是道則也說不定。

       「好啊。」

       兩頭常突然搞錯重點、思維跳脫的狼就這樣隨意締結了兄妹關係。

       剛找到『失散多年』哥哥的狼尾心情很愉快,迫不及待地開始使用新稱呼:「哥哥!你的傷不要緊嗎?」

       「欸?受傷?我哪裡受傷了?」逍月奇道,他現在外表應該看起來很完整啊。

       「那裡啊。」狼尾伸出右爪,比了比逍月的左前腳:「那裡一直冒出些灰灰的東西,可是又不像血。感覺就是一個洞?」

       那是混沌之氣不斷湧出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 「這個,沒事啦,不是傷。」逍月道。

       不過狼尾竟然看得到,真有趣。混沌之氣是萬物之源,不是普通生物能夠感應得到的。

       「但哥哥你好像很痛苦的樣子。」狼尾道:「受傷就不要逞強啦!」

       那真的不是受傷,流出來的也不是血啊。但不知道怎麼解釋起的逍月還是選擇了閉嘴。

       「不行!」狼尾突然像是做了什麼決定:「受傷就應該好好處理才行。」

       狼尾走向逍月,然後把脖子上的領巾解下來,臉上先是流露出一點不捨的表情,隨後轉為堅定。她仔細的從領巾上面撕下了一小部分的紅布,但不知道怎麼撕的,雖然是撕下了一塊,整體形狀看起來卻沒有什麼改變。由此可見,狼尾的爪應當十分靈巧。

       逍月看狼尾撕領巾時肉痛的表情,知道她非常愛惜它,於是一面將左前爪收到身後,一面道:「真的不用,那個東西我可以幫你修……」

       修塊布對掌握萬物本源的他來說只是小事一樁。

       「哥哥!」狼尾語氣不容質疑。

       不知為何,逍月有種氣勢被壓制的感覺。他還是乖乖的把左前腳又伸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 狼尾拿著撕下來的紅布,仔細在逍月原本被開天鎖封禁的位置進行包紮。

       「沒用的。」逍月心想:「當初可是花了好大的力氣才鑄出開天鎖鎮壓自己,這隨便拿一塊布怎麼可能……」

       逍月感覺得到,雖然質料不錯,但那卻是就只是塊普通的紅布。

       「耶,好了!」狼尾歡呼。

       「抱歉,雖然好像沒有用,但謝……欸?」逍月道謝到一半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 包紮之後,混沌之氣真的停止洩漏,效果幾乎跟開天鎖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   不可能。逍月再怎麼反覆研究手上的紅布,都只能得出相同的結論,他就是一塊普普通通的紅布,材質雖好,製造時卻一點靈物都沒有用上。但是,他確實堵上了逍月左前腳的封印漏洞,讓逍月的「傷」完全好了。

       如果不是布的功勞,那就是……

       逍月搖著左前腳,腳上的紅布隨之開始擺動,逍月同時問道:「這個,是怎麼做到的啊?為什麼綁上去就好了?」

       「欸?」狼尾的臉露出疑惑:「包紮不就是為了要止住血往外流啊。不過因為流好多灰灰的東西出來,哥哥又好像很痛苦,所以我剛剛有偷偷許願喔。希望哥哥的傷能夠趕快好起來!」

       語畢,狼尾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 原來,是這樣嗎?出自真心、毫無雜念的期待,純粹為了他人好的情感,形成了強大的力量,甚至可以鎮壓住封印的裂痕、甚至勝過萬物本源。這份「心」的力量,超越了一切。

       逍月想起很久以前遊歷下界時看過的一部小說,小說中就有著這麼一句話:「溫柔,才是最強大的咒。」

       「狼尾,謝謝。」逍月發自內心道謝。狼尾不只救了這個世界,還救了他。事實上,他已經不是很在意自己是否得救,但是他得救也就代表,狐影還有可能活過來。

       「哥哥應該要叫我妹妹或類似的稱呼!」狼尾認真糾正。

       「嗯,抱歉,妹妹。」

       妹妹嗎?好像也不錯呢。

       活著,好像也不錯呢。

5 則留言:

  1. 嗯嗯我看看....手上一直噴出灰塵我看是剛大掃除吧d(`・∀・)b
    (#
    哥哥心已死,剛剛想要拯救心愛的人,付出了所有的善良
    結果失敗後又要重新領悟這個道理,傷害果然很大

    還好沒有遇到壞人!!
    然後我隨便就能拯救世界了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啊(ノ∀`*)我什麼都沒做R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心意是最強大的力量!(欸

      刪除
  2. 重新把水護的小說重看一遍,好好看呀!

    曦閃的許願能拯救世界(?),那水護要不要每天許願讓狐影醒過來,說不定真的有用~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謝謝誇獎~
      恩,會不會有用呢?(思)

      刪除